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天元 -> 天元的最新章节目录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再度封印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再度封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时光倏忽,瞬间就是六年晃过。

    通体伤疤累累的江鱼袒露上身,端坐在长安城头,看着远处一队仪仗队缓缓行来,不由得仰天长叹。六年,天下大乱的六年,百姓涂炭的六年,以他江鱼如今的修为都受到极大伤害,被那各种法宝打击后,伤痕无法恢复的六年。首先是玄化真君和百蠹魔在西北大打出手,战阵持续了三个月,道修魔修死伤惨重。更兼那突厥数万大军顺着那被劈开的豁口冲进西北一带劫掠,安西数镇百里不见人烟,也不知道多少生灵在那连天战火中被打成乌有。

    江鱼、郭子仪一干人领王师耗费了数年时间,好容易才将那地老鼠一样随杀随起的叛军围剿干净,结果却是地方各镇节度使的兵力居然超过了大唐王室的直属兵马,一直以来领兵随同江鱼征战的各方节度使、军镇大将在不断的厮杀和劫掠中壮大了自己的力量,却又对叛军士兵围而不攻,每每是江鱼率人和那有着阿修罗宗魔修辅助的叛军正面交战,王师实力日益的被削弱了去。

    至于兵火百战之下,天下黎民所受的悲苦凄苦,更是难以历历述说。这六年,江鱼已经不记得任何别的东西,除了厮杀就是厮杀,和那些天魔、天仙厮杀,和那些魔修、道修厮杀,和那些叛军士兵厮杀,和那些不敬王室的节度使争斗,几乎没有一天能够让他消停下来。到了最后,他甚至都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帮着李亨如此的卖命。以他近乎万劫不堕的肉身修为,他的肉身上居然还带上了如许多的伤痕,一路的腥风血雨和那九死一生,也就不用多说了。

    左边脸颊几乎被打烂的刑天倻拎了一件青铜掩心镜走了过来,他说话间有点漏风,同时还微微咳嗽道:“师兄,太上皇的仪仗就要到了,我们都上去迎接罢?”他将那掩心镜向江鱼手里一塞,江鱼慢条斯理的接过,批挂在自己身上,随后套上了一件血色战裙,沉声喝道:“来人啊,随吾去迎接太上皇。”他当先走下了城楼,刑天倻跛着一条腿跟在他身后,龙赤火、白猛、龙一等人紧紧的簇拥着他们。风吹过,卷起了他们身上的战裙,露出的肌肤上到处都是深可见骨的伤痕――以他们如今超越了天仙的修为都无法修复的伤痕。

    面色憔悴的李亨在郭子仪的护卫下,已经迎到了城门外。当年雄姿英发的郭子仪如今已经是头发胡须白了大半,数年征战,作为唐军领军大帅的他受到了数百次恶毒的魔咒攻击,饶是有江鱼、玄八龟、凤羽联手相救,郭子仪的身体也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堪堪有几次几乎连魂魄都被那魔咒撕碎。如今郭子仪一身修为只有不到石身的力量,若非江鱼耗费了极大的精力给他灌输了一股生机进去,他甚至还不能维持如今的中年人形象,早就衰老不堪了。

    几位当年的师兄弟见面,李亨茫然麻木的扫了江鱼一眼,扭头看向了李隆基车驾前来的方向。江鱼、郭子仪重重的互碰了一下拳头,同时无言的看了李亨一眼。李亨身边趾高气扬站着的李辅国怒视了江鱼一眼,手上拂尘朝江鱼一点,怒喝道:“大胆江鱼,见了皇上,你也不行礼?”

    冷笑一声,江鱼扫了一眼李辅国身后站着的青阳公子,阴森的说道:“诸位仙长见了皇上都不行礼,难不成我江鱼还不如他们?”六年血战,一身修为急速暴涨,速度让那些见多识广的天魔、天仙都吓得目瞪口呆的江鱼,此刻的实力远远不是青阳公子他们这群人间的道修所能想象的。六年中,江鱼好似一头疯虎,带领秉天盟的诸多盟友以及自己属下日益强大的数万箭手不断的厮杀征战,天魔天仙都受到了他极其沉重的打击,青阳公子他们一干道修虽然跋扈,却哪里敢招惹如今的江鱼?

    李亨不咸不淡的说道:“辅国啊,随朕迎接太上皇。江鱼……你,随意罢。”李亨极其复杂的看了江鱼一眼,抖抖袖子漫步走了出去。

    领了一干道人快步走来的宁散客面色一沉,他走到江鱼身边,看了李亨的背影一眼,怒声道:“二弟,你这六年来和那些天魔、天仙也不知道争斗了多少次,你流出来的血都有几大水缸啦。若非你护着这皇帝,他早就被那道门变成了傀儡,哪里还有得他耍威风的地儿?他如此对你,你还保着他作甚?干脆跟大哥回去丹霞山,快乐逍遥去罢。管他的死活么?”

    郭子仪低下头叹息了一声,心力俱疲的他苦笑着朝宁散客摇摇头,有点萧瑟的随着李亨走了上去。前后一共是八年时间,这才将大唐天下的战火彻底的平息,可是最大的危机,却还没有过去。那些下凡的天仙、天魔还在领了双方的门人拼死争斗,江鱼这六年来,死在他箭下的天魔有三人,天仙有二人,他们相互厮杀又分别死掉了七人和九人,但是他们依旧是人间难以抵挡的力量,所过之处,天崩地裂,无数百姓就在这些仙魔的征战中化为齑粉。而且明眼人都看出来了,仙魔双方如今都想要借助李亨人皇的身份做点什么,若非江鱼一干人在一旁保护,李亨早就沦为了彻头彻尾的傀儡。但是,李亨他却宠信李辅国等一干佞人,也不知道做了多少稀里糊涂的事情,各方节度使坐大,很大一部分责任就在他的身上。

    同样低声叹息了一阵,江鱼摸了摸小腹上一条尺许长寸许宽的狰狞伤疤,他幽幽的叹道:“自从我大哥死后,我已经不是为了这个大唐和这个皇上在卖命啦。我拼死拼活的努力,说小处,是为了我这一帮兄弟。说大处,是为了那些黎民苍生。当年我和大哥在扬州城时的美梦,那高官厚禄,美酒妇人的生活,已经和吾无关。”

    宁散客微微一怔,他叹息道:“诚然,大哥我组建秉天盟,和道盟争斗,所谓无非是独善其身,逍遥度日而已。只是如今看来,想要逍遥,却也是不可得啊。”他指着青阳公子等一干簇拥在李亨身边的道人背影,冷笑道:“仙也好,魔也罢,还有不知道在干什么的佛门,乃至那些似乎依附了魔道的妖修,他们又怎会容忍我们这些无门无派的散修逍遥?”

    背着双手,迈着两条小短腿扑腾着走来的玄八龟开口了:“故而,此时天地大乱,需要有人重整天地。不管他仙也好,魔也罢,以他们如今的种种作为,你们以为,你们可得逍遥么?仙、魔都是人修成,他们天生就有人的劣根在,虽然名为仙、魔,实则是人,故而各界争斗绵绵不休,引得天心震怒,才有那封印诸界之举。”

    古怪的看了玄八龟一眼,江鱼抚摸着胸口上那一块凹陷的胸骨,沉声道:“若是仙魔重临人间,以他们的实则为人的本质……”

    玄八龟昂起头来,笑道:“则无非是天下黎民头上多了一个太上皇的太上皇而已,于百姓又有何等益处?”

    他摇头晃脑的说道:“只有那上古神人,本身乃天地生成,感悟天地至理,通晓天地纲常之道。若得他们重临人间,定然再现上古三皇五帝之无边乐景,又岂能有如今天下百姓颠沛流离之苦?”

    江鱼身体微微一震,深深的看来玄八龟一眼,随手抚摸了一下降落在自己肩膀上的凤羽,他大步迎上前去,朝李隆基行礼隆声道:“臣江鱼见过太上皇陛下。”和面容憔悴衰败衰老的李隆基相互看了好一阵子,江鱼才苦笑道:“陛下,实在是显得苍老了。”

    李隆基灰败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轻轻点头道:“江鱼啊,你,还是和当年没什么差别,只是……你大哥李林甫,却是不在了。”他哆嗦着指了指身边的一干宫娥太监,苦笑道:“哥奴不在了,玉环也不在了,很多人,都不在了。大将军当年为了护卫我这老朽冲出洛阳,被那干妖人杀了。二将军在剑南栈道上,也被妖人杀了。我身边可靠的人,就只剩下你江鱼,还有将军了。”李隆基身边头发已经变成雪白色的高力士颤巍巍的笑了笑,朝江鱼轻轻的点了点头。

    一旁李亨的面色顿时变了,他厉声道:“父皇,这里风大,您龙体可要保重啊。来人啊,送父皇去兴庆宫居住。”

    江鱼眸中寒光一闪,他沉声道:“皇上,兴庆宫当年毁于战乱,至今没有修缮,怎能让太上皇去那里居住?”江鱼心中,还记挂着当年李隆基对他的那一份情谊。从自己加入花营起,那绝对信任没有任何猜疑的情谊。

    李隆基微微扭过头去看着李亨。李亨身后的青阳公子猛的上前一步,朝江鱼冷笑道:“可笑,兴庆宫当年就是太上皇起居所在,太上皇想必在那里也是有了感情的,为什么住不得?若是太上皇住去皇城,则皇上又去哪里?”

    赤裸裸的撕破了脸皮啊,青阳公子的这话,可就是没有留下一点儿余地了。李隆基的脸色难看得能滴出墨汁,李亨更是眼珠子都蒙上了一层红丝,一旁的郭子仪、李宗弼等大将同时怒视青阳公子,江鱼已经缓缓的握住了拳头,就要不顾一切的击杀青阳公子。

    ‘噗哧’,青阳公子手一抬,紧跟在李隆基和李亨身边的两名起居注史官的脑袋被炸成了粉碎。青阳公子淡淡说道:“这些皇上的家里事情,就不用这些废物来记录了罢?太上皇以为,这兴庆宫不好么?”他歪着脑袋朝江鱼笑了好几声,悠然道:“江宗主,你不要握拳头,你不敢杀我。你若是动了我一根头发,你望月宗、秉天盟就得灭门,你信不信?”

    江鱼正要说话,天空里‘嚯啦’一声巨响,东方天空一道金色裂缝敞开,数百道寒光自那裂缝中仓皇的窜了出来。西方天际一道黑色裂痕敞开,同样是数百道黑光急急射出。这两条裂缝在虚空中持续了大概一顿饭时间,从里面喷出了巨量的金光仙气和黑气魔雾后,才在一片极其暗淡的银光强行封堵下缓缓闭合。青阳公子得意了,他兴高采烈的指着东方那一条金色裂缝大声叫道:“江鱼,你看罢,天界又有数百位仙人前辈下降,你一个人能斗得过这么多仙人么?”

    李隆基面色微微一变,有点有气无力的说道:“罢了,咱们什么事情也不管啦,将军,摆驾兴庆宫罢。”

    李隆基最后幽深的看了面色呆滞的李亨一眼,摇摇头,在江鱼他们的簇拥下缓缓行进城去。李亨呆呆的站在原地抬头看了东边天空好一阵子,良久才叹息道:“青阳仙长,诸位许诺朕的事情,可都能做到么?”

    玄八龟正站在他们后面,个子‘娇小’的他并不受人注意,只听得青阳公子轻轻一笑,淡然道:“诸位仙人的话,还能出错不成?日后我天庭回归人间,定然助皇上你一统八荒六合,成为人间唯一的君主。人皇治地,天庭的诸位理天,井水不犯河水,这是多好的事情?”

    玄八龟的面色阴沉了一下,扑腾着两条小短腿找江鱼去了。他抬头看着数十道流星一般的遁光堂而皇之的在光天化日之下朝长安城径直飞了下来,不由得叹息了一声:“他们还真以为,这天下,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不成?”他脚下如风,飞快的追上了江鱼,手拉着江鱼战袍的下摆,低沉的说道:“江鱼,我知道你已经觉察到了你体内的那股力量。那是天下亿万众生的一缕信念汇聚的神力,拥有不可思议的能量。奈何这股力量转瞬消散,谁也不知道他能在你体内存留多久,你若是肯……”

    江鱼面色一暗,他低沉的说道:“战火不息,这股力量就不可能从我体内遁走。”江鱼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如今那股灵识的聚合体和他已经完全融合在了一起,只要天下万生不灭,他就随时可以从那亿万生灵的信念中得到扭转天地乾坤的力量。他却也没有明白的告诉玄八龟,只是含糊其辞的说道:“你想要我做的事情,让我再衡量几天罢。”

    玄八龟急了,他跳着脚低声骂道:“还衡量什么呢?一场仗打了这么久,原本这天地规则也不会崩溃至此,毕竟战火中死伤的人也不多。奈何那群该死的小仙、小魔打了六年,反而是引得天怒人怨,这才让那封印益发的崩解,这次才蹦下来这么多的仙人、魔头。若是你再不动手,怕是你就没有动手的机会啦!你,你,你还犹豫什么呢?”

    江鱼不吭声,他随手朝玄八龟指了一指,一道银光封住了玄八龟的嘴,憋得玄八龟气喘吁吁满脸通红,却哪里还能说出一个字来?就算玄八龟想要以神识向江鱼传音,却也骇然发现,他的元神都被封在了识海中,哪里能透出一丝半毫?玄八龟僵硬的呆在了原地,天元封印,这就是能扭转乾坤掌定一切的天元封印么?亲身体验了一回,玄八龟才知道其中的恐怖。那银光中透出的,分明是天下苍生死于战火战乱中所发出的疯狂咆哮啊,那等疯狂的力量却凝结成了这么一抹淡淡的银光,让玄八龟如何不心惊?

    是夜,江鱼孤身一人潜入了皇宫,静静的站在了李亨的寝宫外面。白日里那数百天仙天魔趁着天地大乱的关头下界,只是几个时辰的功夫,想必两方又爆发了一次巨大的冲突,江鱼感应中,又有不知道倒霉的百姓被卷入了那道法魔咒互碰的死境被化为齑粉。一丝丝神识都不可见的细小能量流涌入江鱼的身体,裹着他的身躯好似一抹虚影悬浮在那寝宫窗外,四周有数十名天仙的神识四处扫荡,却哪里能发现他的踪迹?

    殿内,李辅国阴沉的声音正在那里阴狠的说道:“皇上,明日还请将那高力士驱逐出京,有他在京中,太上皇可就能联络上不少老臣子哩。加之有江鱼、郭子仪一干人等附从太上皇,嘿嘿,万一生变的话。”

    青阳公子轻巧的说道:“此事不用急,皇上的位置是安安稳稳的。江鱼、郭子仪,这几日里他们都要死,还请皇上夺了他们的军权就是。只是,那江鱼的实力实在是高深莫测,还请诸位前辈多多小心一二。”

    一个很枯涩没有丝毫热量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那江鱼昔日以自身神通护送两位女子残存的魂魄进入六道轮回。吾等在天庭已经请一位古神出手,计算出了那两女子如今的魂魄所在。等得我等拘了那两条魂魄威慑江鱼,逼他和那一干魔头拼个你死我活,不管他生死如何,这事情也就成了……江鱼的修为,实在是……”

    青阳公子淫亵的笑了几声:“太上祖师说得极是,只是那两名女子的魂魄,等得对付完了江鱼,还请交与徒孙手中才好。”

    几名仙人同时应声而笑,一名仙人悠然道:“此番我等一定要将那干魔头击溃,只要天庭重归人间,我等就能掌控六界基础。再加上人皇相助,安抚天下芸芸众生,我等再无后顾之忧。”

    殿内一番人纵声长笑,开始商讨如何才能逼迫江鱼他们和魔界魔头们打得益发的精彩,益发的轰轰烈烈。

    而李亨的最后一句话,则是打消了江鱼的最后一点儿念头。

    “诸位仙长,与其让江鱼和那魔头拼得两败俱伤,不如让江鱼乖乖的做诸位麾下的一条狗,岂不是妙么?”李亨阴阴的笑了几声,咳嗽着说道:“据说,他的修为如今已经超越了天仙的水准?以他望月宗的弓箭之道,就算是那群修炼肉身的魔头,也经不住他一箭之威罢?如此有用的棋子,怎能只用一次呢?”

    李亨喘息着说到:“等下朕就下旨,着那郭子仪、刑天倻等人进宫见驾。诸位仙长擒拿住了他们,就……”

    江鱼没有再听下去了,化为一道银风,他飘然出了皇城,悬浮在了长安城正上方万丈高空处。

    玄八龟架起一道水云直追了上来,嘴上蒙着一道银纱的他手舞足蹈的指着江鱼蹦跳,急得他汗水直淌。

    江鱼只是微微一笑,朝玄八龟轻轻的摇摇头,低声道:“老龟啊,抱歉。我对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仙,已经感到害怕了。也许,没有他们在里面参合,如今的长安,依然是盛世繁华罢?你看看这二十几年来,天下乱,是因为那些神仙的争斗;而那二十几年前,没有他们争斗的时候,这个天下又是什么样子呢?”

    “人间,还需要神、仙、妖、魔么?”

    一缕缕极细的银光自江鱼体内慢慢渗出,朝四周飘散开去,那银光掠过了天空,掠过了大地,掠过了海洋。

    天地间一切的灵脉突然冻结,只有极少极少的一点儿灵气勉强渗透出来。虚空中封印了六界的银色封印突然增强了何止十万倍,六界中无数盖世强者同时发出了悲吟。

    人间所有超过了金丹期修为的修士,不管是道修、魔修、妖修、佛修,同时被一股银色的微风卷起,不甚有力的,却是不容抗衡的将他们卷入了还在恢复过程中的昆仑山。一蓬银光自那昆仑山顶直撒下来,就此昆仑山也和那六界一样被那银色封印冻结,和人间失去了联系。那些强行下界的诸界强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那一蓬银色的封印,傻傻的面面相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玄八龟有气无力的看着江鱼如此施为,他翻了个白眼,仰天就栽下了云头。

    江鱼微笑着赶上了玄八龟,一手拎着他的长脖子,沉声笑道:“罢了,事情真正的了结了。老龟,随我望月一门去海外罢。学我那无凡师尊,去海外找一方沃土逍遥快活去。这个人间,不需要我们这样太强的修士。人间,只要有人,那就足够了。”

    他笑着朝长安城中轻声呼唤了一声:“可有人随我来么?”

    刑天倻、龙赤火、白猛等人放声大笑,拊掌跺脚的架起云头跟了上去。望月宗数万箭手同时飞身而起,追着江鱼朝那东方汪洋大海中飞去。

    只有郭子仪站在长安城的城头上,眺望着江鱼他们远去的背影,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师兄,你们逍遥快活,可是,这人间,总要有人留下呀!这大唐的江山……我是大唐的臣子!”

    (全书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