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证道从遮天龙马开始 -> 证道从遮天龙马开始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537章 成帝之路

第537章 成帝之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远空,一块又一块巨大的星骸接连在一起,形成一条时断时续的古老路经。

    轮回路太广阔了,一眼望不到尽头。整条路上一个生物都没有,没有任何声音,死一般寂静,比传说中的冥土还要寒冷和黑暗。

    长时间处于这种绝对寂静的世界,绝对会让人发疯。

    申马头悬混沌道鼎,背负三世铜棺,小心的跨越一块又一块星骸,他每走过一段路都有一种恍惚感,仿佛是在穿越一片又一片世界。

    沿途中,不时可以看到碎裂的枯骨以及失去灵性的法器,有上苍一脉的,也有诡异族群的,荒凉萧瑟。

    他很谨慎,即便没有发现诡异生灵,仍保持着一份警惕,慢慢朝着远处那三两点火星闪烁处潜行而去。

    随着距离的拉近,他终是感觉到了一股令他心悸的气息。

    “多半超越了仙王层次!难道有道祖级生灵在前方?”

    他心有疑虑,停下了脚步,举目远眺,双眼留下了两行血泪,却无法看清那三两点火星究竟为何物。

    “若真有道祖级生灵还活着,我这般窥探绝对会引起它的注意,然而我现在仍安然无恙。要么它被困住了,要么只是还未消散的道祖物质罢了。”

    申马一通自我安利,再次鼓起勇气,不断朝前方潜行。

    “呜呜…”

    突然,前方火光处传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像是深渊巨魔在在哀嚎,声音震耳,带着不详的气息。

    “又是那种声音,源头居然在前方!”

    申马无比震惊,单单只是声音的波动,便让他的体表冒出串串血花,元神之火也在剧烈摇颤,像是要葬入轮回。

    “道祖!绝对是道祖级生灵!”此时的他,既激动又恐惧。

    “不去看一眼,我觉得往后的龙生绝对会后悔,拼了!”

    他缩小身形,躲在鼎口,操纵小鼎飞行于断壁残垣中。

    三天三夜后,他终是看清了那火光处的景象。

    一团无根之火,庞大无边,宛若一片宇宙海。各种大道符号在火焰中纠缠,异常的刺目。

    申马离那团火至少亿万里远,但是仍感觉身体异常滚烫,像是要燃烧起来,要归于虚无。

    “准帝火?!”

    他神色沉重,望向了火海的四周,一片乌黑。

    “不对!那是什么?”

    他在火海上空看到了一根翎羽,足有一角宇宙那般大,散发着浓郁的黑暗物质,气势迫人。

    而且,不单只有一根,而是成千上万根,其构成的轮廓,似乎是一头真正的鲲鹏。它庞大无边,几乎挤压满了一个大世界。

    太可怕了,它大到差点让申马以为那是一片黑暗虚空。

    一头黑暗鲲鹏,超越了仙王层次,其身僵固,被架在火海上烤炽。

    它似乎还活着,不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也不知道在这里敖受酷刑多长岁月。

    申马崩紧了身体,大气不敢喘,这绝对是个道祖级生灵,这么多年竟然还未死,实在是渗人。

    “这火…不是火?!”

    他从火海中感知到了一股迥异于黑暗的气息,那是炽盛到极致的仙道之力。

    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一头凤凰,浑身烈焰腾腾,口吐真火,焚山煮海,盖压诸世。

    “这…他们都还活着吗?!”

    申马目不转睛盯着前方,想知晓真实的情况。

    只是,此地太过不凡,涉及到了道祖级生灵,难以直视本质。

    “不管你们活着与否,你们的道,我来悟!”

    诸天不见帝者,帝法无踪,而此地却有两尊准帝境强者,虽不知他们的状态,但是他们显化在外的道纹却可以参悟。

    申马躲在鼎口,眸绽神辉,凝视着那火、那鲲鹏,捕捉虚空中的大道符文,推演成帝之秘。

    准帝级的道纹印记,蕴含着无上的奥义,与仙王经文完全不在一个维度上,极难用语言表达出来。

    哪怕强如他,也只能一点点软磨硬泡,不断仿照其形,再领悟其意。

    一年、两年…

    十年、百年…

    一晃十万年过去了,申马在此闭关悟道,对于帝纹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自身的道行也在增长,收获颇丰。

    “不是活着的生灵,只是两团纠缠在一起的道祖物质,历经无穷岁月,还在相互碰撞。”

    他借助领悟的帝纹,接引来岁月之力,溯流追源,终是发现了部分真相。

    无穷岁月前,上苍与诡异两方曾在此地展开大决战,战斗惨烈,波及甚广,毁了这段轮回路。

    最终,两位道祖陨落在此地。

    “仅仅只是残留的道祖物质,便让我寸步难进,若是真正的道祖,岂不是可以一击取我命?”

    申马内心颇不平静,成帝的念头如大河之水,滔滔不绝。

    “进度太慢,若这般修炼下去,何日才能迈过那道门槛?”

    他不愿在此苦熬岁月,即便最终能成帝,那也是数百万年后的事情了。

    “唰!”

    他收起了混沌道鼎,大踏步朝着前方的火海走去。

    随着距离的拉近,申马的步履越发缓慢。前方充斥着一股难以述请的气机,压力如山,若瀚海汹涌,都向着他镇压而来。

    不多时,他就成了一尊血龙,满身都是裂痕,惨不忍睹。

    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他的道、他的法,最重肉身,而今仅仅只是靠近两团道祖物质,便伤痕累累。

    他停下脚步,体表撑起一个巨大的神磨,承接那刺骨的能量物质,以此来熬练最强道体。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又过去了十万载。

    古老的轮回古路上,肉眼可见一道又一道血爪印,那都是申马曾经走过的地方。

    这些年,他如同最虔诚的教徒,即便身如刀割,被准帝杀机压制的骨头龟裂,元神破损,仍矢志不渝的前进。

    不过,这既是一场杀劫,也是一场造化。他看到了前路,体表也诞生出丝丝缕缕的成帝之光,比之前不知强大了多少倍。

    与此同时,他来到了火海的边缘。

    “呜呜!”

    又是那种令人惊悚的惨叫声,说是声音,其实是法则,是秩序,是大道符号,各种符文涟漪汇聚在一起,而后向外肆孽。

    不只是声音,与之相伴的还有炽热的火花,在与其互相碰撞。

    火海中,界生界灭,天崩地裂,鬼哭神嚎,各种肉眼不可见的能量浪潮起起伏伏,可轻易诛杀仙王级强者。

    “嘶!”

    申马疼的直抽冷气。不过,这些年他的修为有了长足的进步,体表冒出淡淡的成帝之光,勉强挡住了这股能量风暴。

    “道祖物质…”他眸绽神辉,盯着眼前的火海和黑暗鲲鹏,心中火热。

    “唰!”

    他抬起龙爪,小心翼翼勾动一缕帝火,想要亲身感悟其本质。

    “轰隆!”

    刹那间,天仿佛塌了,无数异象冲霄而起,有先天神祗成片陨落,有血海滔天,席卷万界,有古老的祭祀声响起,诸天成墟,各种画面交织在一起,汇聚成一部染血的古史。

    “啊…”

    申马发出一声惨叫,抱着头颅,急速倒退。

    只见他浑身上下都是火焰,如同一头火龙,体表尽是焦黑的痕迹,鳞甲成片脱落。

    不只如此,他眉心的五色神磨印记像是染上了一抹黑血,散发着浓郁的黑暗气息。

    “哧啦!”

    火海被触动,烈焰腾腾,恐怖的大道符号荡漾开来,要灭度世间。

    “滚开!”

    申马惊怒,这两团道祖物质没有意识,只剩下毁灭之力,要将他彻底抹杀!

    “当!”

    他一爪持混沌道鼎,径直朝眉心处砸去,当场震得那抹黑血消散在半空。

    同时,他另一只龙爪抓起三世铜棺,向腾跃而来的火海扫去,烙印在铜棺上的古老刻图像是活过来了一样,有远古先民吹动号角,有太古凶兽吼动四方,有神祗念动咒语…

    “哗啦”一声,成片的火花被震散,申马借机往后方退去,片刻不敢停留。

    待远离了火海亿万里后,申马轰然倒地不起。

    事情远比他想象的要糟糕,他体表的火焰虽然消失了,但是体内仍有烈火在肆孽,不断侵蚀他的本源,浑身的血肉和骨骼似乎要熔化了,可怕无比。

    祸不单行,一缕黑暗物质侵入了他的元神,要将其污染,他感觉自身的意志在消沉,似要堕入黑暗深渊中。

    “给我磨!”

    申马挣扎着站起身来,以混沌道鼎镇压元神,三世铜棺镇压肉身,并在身体内外撑起一座巨大的神磨。

    随后的数百年,他未曾移动半步,不时还会咳血。

    他的伤势实在太严重了,两种道祖物质疯狂在他体内肆孽,令他痛苦不已。

    他所能做的,只是稳住这两股力量,不让它们暴动,而后参悟其本质,解析内蕴的帝道法则,寻找破解之法。

    时光悠悠,一晃就是上万年。

    这一日,申马复苏,睁开了双眸,神光暴涨,如汪洋在起伏,气势迫人。

    在他的右爪中,有一抹黑血,如同一条毒蛇在游动,却无法侵入他体内。

    而他的左爪中,则是握着一簇火苗,烈焰腾腾,仿佛可以焚灭诸天。

    经过万载煎熬,他终于将两股道祖物质逼出体外,并将其内蕴的准帝法则解析透彻,

    成帝之路,逐渐有了模糊的轮廓。

    “还不够,我需要更多的道祖物质!”

    他将目光投向了远空的火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