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幸与你相识未晚 -> 幸与你相识未晚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523章

第523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苏清欢感觉到唇瓣传来的痛,男人终于放开她的唇,又是一连串细碎的吻,移到苏清欢的耳畔,男人轻轻撕咬着她的耳垂,沙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回荡:“苏清欢可以吗?”

    苏清欢听到这句话,心口开始发闷,到这个地步了,他问她可以?他卑鄙的撩起她的渴望,在她欲罢不能的时候来问她可以吗?如果她说不可以,他会罢手吗?她该谢谢他的好心吗?

    黄骁的手在苏清欢的腹部划着圈圈,苏清欢全身又是一阵战栗,不愿意呻吟出声,咬着牙,坚定的开口:“不知道!”

    “那就是愿意咯!”黄骁在苏清欢耳边轻笑,苏清欢听到他的笑声不禁红了脸!

    黄骁适时堵住苏清欢的嘴,在她说出拒绝他的话之前!

    屋外蝉鸣蛙叫,屋内春意昂扬!

    早上苏清欢醒来的时候黄骁已经不再身边,苏清欢情绪有点低落,让她想起三年前,每次醒来床边也会空荡荡的,那种感觉一直空到心里!

    苏清欢穿戴好衣服,出门,早餐已经摆好,黄骁正一本正经的坐在餐桌前,拿着小天的书翻看!见苏清欢出门,目光开始放柔,苏清欢低下头避开他的目光看着桌上的早餐问道:“怎么不吃早饭!”

    “黄骁说你昨天照顾他累了,所以等你起来一起吃!”穿着一声运动服的夏老身后跟着同样色系的运动装的珍妮进门!

    苏清欢听到照顾两个字,翻了翻白眼!这个词语用在昨天可是很富有深意的,偏过头看身边的男人依旧平静的男人,苏清欢也没说话!

    夏老盯着苏清欢的颈项,若有所思,苏清欢觉得很奇怪,但也没有多问,专心喝自己的粥!

    直到上车前,夏老才回过头对着苏清欢开口道:“我是想抱外孙呢!”

    “恩!”苏清欢将桌上的文件夹合上,起身走进办公室,沈浩洋正在翻看苏清欢前几天通过的画稿翻看!

    “你最近心情不错嘛!”沈浩洋没有看苏清欢只是盯着画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这些服装选色基本上都是以热烈为主的红色,老实交代,是不是谈恋爱了!”

    “嘿!”苏清欢只是笑,并没有回答!

    “我希望你幸福!”沈浩洋听到苏清欢的笑声,放下画稿,盯着苏清欢开口道:“你爱黄骁,一直爱着他对吧!那天你送他去医院的时候,似乎忽略了旁边的一切!”

    苏清欢面色发烫,不好意思承认,因为他沈浩洋也是那一切中的一个!

    “我可以感觉到黄骁是爱你的,只是那个笨蛋不懂得怎么表达!”沈浩洋浅笑着,也许夏苏清欢自己都没有发现,她最近画稿上出现的男装比女装多,而且都是偏向家居型,所有衣服的基本上都是采用的亮色系,跟她以往的风格大相径庭,黄骁给她带来的影响似乎超出了她自己所预料的范围,收好画稿,黄骁开口道:“明天会有一场媒体化发布会,你准备下,这次合作的传媒那边的领导,叶子昂会过来!”

    “叶子昂!”苏清欢念着这个名字,神色复杂的看着沈浩洋!

    “商场没有永远的敌人!”沈浩洋低声开口,翻看着手中的文件,况且那次想要害他的不是叶子昂而是另有其人!

    苏清欢看了眼忙碌的沈浩洋,轻声说了句‘你忙吧!’便退出办公室!

    回到家的时候,也不知道黄骁从哪里得到消息,她明天要参加发布会,嚷嚷着要不要男伴!苏清欢想也没想的拒绝,每次跟他出门,总会被无数女人的眼神射杀,她明天可没心情应付这些!

    黄骁虽然有点不满但也没有说什么,老老实实的睡到一边,苏清欢乐的清闲,很快便睡着!

    第二天到达会场的时候,苏清欢居然看见黄骁跟在叶子昂身边说着什么,终于明白他是怎么得到消息,又是怎么混进来的!

    黄骁看到苏清欢进门,自动的往这边走,看着其他人好奇的目光,苏清欢想起三年前轰动一时的事件,那件事情好像还是这个男人操控的,想到这里苏清欢也没给黄骁好脸色,黄骁在她身边呆了半响,也不见苏清欢搭理他,心里也开始冒火,他可是好不容易求着那个叶子昂带着他过来的!

    “黄骁,那边有人找你!”叶子昂靠近,将黄骁支开,冲着苏清欢叫道:“嫂子!”

    “不敢当!”苏清欢没有看叶子昂的脸,目光漫不经心的在会场人群中穿梭,目光突然顿住,望着那张熟悉的美艳的面孔,正挽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

    “奇怪吗?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叶子昂轻轻抿了口杯中的酒!

    苏清欢并没有说话,她对叶子昂没什么好感,虽然知道他可能是被逼迫的,但是他终究是害过沈浩洋的人!

    “你看她的目光敢落在黄骁身上吗?”叶子昂声音已经平缓!

    苏清欢这才发现,如果是以往,就算苏珊跟其他男人在一起出席宴会,也会丢下那个男人跟黄骁打招呼,而她这次确实连黄骁都不敢看!

    “黄骁放了话,谁要是敢用他便是与黄氏为敌!”叶子昂眼睛也盯着前边笑靥如花的女人,一口气将杯中的液体悉数灌入口中!

    “还有那次你质问黄骁是不是他害了沈浩洋,看到我你以为我在跟他商讨怎么陷害沈浩洋吗?其实那次黄骁是想要吞并某些不识抬举的杂志社!可是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最后还亲自跑过来质问他!”叶子昂适当的止住话头,明白适可而止的好处,给多余的时间让苏清欢去想,果然看到苏清欢脸色变得苍白!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你就没有再出现在杂志上吧!”叶子昂瞟了眼黑着脸走过来的黄骁,站直身子,将最后一句话说出口:“你应该了解黄骁,黄骁那样小气的人,会让你跟沈浩洋一起上报?还有你会不会认为沈浩洋的离开也是黄骁做的?不过我告诉你,如果是黄骁的话,黄骁不会让他离开,而是直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苏清欢抬起头盯着叶子昂!

    “因为有个白痴兄弟!”叶子昂很无辜的耸肩,目光落到苏清欢湿润的眼角,他还是快点走好了。免得那个白痴来找他!

    “他跟你说了什么!”黄骁发现苏清欢红了眼眶,第一时间就是寻找元凶,但似乎罪魁祸首故意躲起来:“我去找他!”

    “不要!”看着转身的背影,苏清欢突然抱住他,黄骁的腰际感觉到痛疼,苏清欢用尽全身力气将他困住:“黄骁,我想回家!”

    秦隽含越过秦墨往里走去:“怕什么,又死不了人。”

    秦墨默默地跟上,心里暗暗感叹,秦家,就这两位血腥味重,今儿还一起来了,秦钟含怕是凶多吉少了。谁叫他胆大包天地动了不该动的心思呢?

    秦斯含进了院门就听见秦钟含的叫喊声:“秦智,你他妈是废物吗,我带你出来不是让你看着我被人废掉的,你他妈为什么不跟他们打?废物!废物!”

    秦智一声不吭,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听着他骂,似乎骂的人不是他,耳朵都不动一下。

    秦斯寒冷笑,秦钟含也就这点本事了,从白崂山带出带出了一个秦智就觉得自己了不得了,对秦智也是呼来喝去,从来没当人来看待过。

    秦斯含推开门,秦钟含立即看过来,一见是秦斯含,立即冲他嚷嚷:“老五,你快放了我,你老婆废了我的手和脚,你必须得负责。”

    秦斯含走过去,拉了张椅子做到秦钟含对面,仔细打量着这个跟自己有几分相像的人,很好奇他的脑子究竟是怎么长得,这种智商竟然活到了三十多岁。看看他自己说的那些话,是一个有脑子的人该说的吗?什么叫得他负责?他秦钟含要强行霸占他的妻子,他还得洗干净了送到他床上去吧?他怎么那么会想?真的是这几年他在部队没怎么动过手,秦隽含在国外,所以秦家这群人忘了自己家里住着两个怪男孩。

    秦隽含跟在秦斯含身后进来,就听到秦钟含这样一句话,秦墨给秦隽含搬了把椅子,让秦隽含坐在秦斯含旁边。

    秦钟含一看见秦隽含,直接打了个哆嗦,如果是秦斯含,他还可以用兄弟道德去威胁,可是秦隽含这个人,让他胆含,他眼里只有老五和老三,其他人,在他眼里,不过是路边的野草罢了,根本算不上十个人。

    秦隽含低头看着秦钟含,如同看一件垃圾,居高临下地问道:“老四,你想怎么办?”

    秦钟含缩了缩断了的腿,不安的动了动手指:“这件事我只跟老五说。”

    秦斯寒冷哼:“怎么,觉得我会放过你?老四,你是不是太天真了,这几年过得太好,脑子都过没了吗?”

    秦钟含听着秦斯含毫不掩饰地鄙夷和讽刺,咬紧了后槽牙,就是这样,秦隽含和秦斯含就是总这样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总是用眼角的余光看人,对他的鄙夷从里都不加掩饰。

    秦斯含嗤笑,他怎么会不知道秦钟含在想什么。他和秦隽含从来没有看不起家里的任何一个弟兄,就是因为他们两个的家庭比其他人的复杂,两个人年纪相仿,都比较努力,所以才在这个让人厌恶的家里走的近罢了。秦钟含自己烂泥扶不上墙,却怪别人比他优秀,真是愚蠢的可以。

    “老四,我为什么不对秦家人出手,你难道不知道是为什么吗?你以为我真的是因为自己是个军人,所以顾忌太多吗?你错了,老四,我今天把话撂这儿了,我秦斯含不对秦家人出手,是因为我懒得插手秦家的事,我他妈嫌脏了我的手。”

    秦斯含俯下身,凑近秦钟含那张几近扭曲的脸,冷笑:“但你不应该,不应该把手伸到我妻子身上,秦钟含,我不会杀了你,但我会让你记着,一辈子都记着,有些人,不能碰,有些东西,你不能染指。”

    秦钟含此时才慌了,秦斯含参军之后渐渐成熟起来,不再像以前一样,是那个敢提刀砍人的秦老五了。这十年的成熟稳重,给秦家造成了一种秦斯含顾忌身份不敢造次的印象。平时有什么事,他也是能不管就不管。但细想一下,就会发现,秦斯含这个人,其实和秦隽含是一样的,一样的残忍,一样的冷酷无情。

    秦钟含突然想起他家一个远亲家的儿子仗着和秦家一表三千里的表亲关系,强奸了一个未成年少女,恰好被秦斯含听见了,直接废了那个男孩子,那个男孩子年龄也不大只有十六七岁,他直接敲断了那孩子的腿骨,扔进监狱,呆了三年,出来之后就患上了严重的腿病,平时腿疼的根本受不住,死又舍不得死,活着全家遭罪。

    这样的事比比皆是,说秦斯含不狠,那是因为他没有对秦家族里的人出手,秦家人迫于他的威严也没有人敢去招惹他。所以造成了一种假象,就是秦斯含脾气挺好的。

    秦钟含突然扑过来,抓住秦斯含的裤管,惨白着脸求饶:“老五,你饶了我,你饶了我!我不是有意要抓苏清欢的,是她,是她自己勾引我的!”

    秦斯含倏然蹙起眉峰,抬脚狠狠一脚揣进秦钟含心窝,硬生生把他踹出五米远。

    秦钟含觉得喉间一甜,一口鲜血直接从口鼻间喷涌出来,他全身像是被揉碎了一样,到处都疼,疼的他蜷起身子,痛苦的呻吟,两只眼睛瞪得快要眦裂,鼻涕眼泪糊了一脸,狼狈不堪。

    一旁的秦智只觉得脑子一麻,就被秦墨擒住,让人堵上嘴,绑到一边了。

    秦斯含站起身,缓缓走到秦钟含身边,蹲下身,看着秦钟含那张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嫌恶的撇撇嘴,冷笑道:“老四,你可真是越活越没脑子了,你秦钟含有什么值得苏清欢看上的?你有万贯家财吗?你也不看看人家苏家是什么人家。你是有多么出众的容貌吗?还是你有什么过人的能力?你自己想想,你有哪一点值得她去勾引的?秦钟含,你给我记清楚了,嘴巴放干净点,就像你那没有丝毫内涵的脑子一样,干干净净,否则,我拔了你的舌头,让你永远都说不出话来。”

    秦钟含已经说不出一句话了,他觉得自己的内脏都移位了,疼的连呼吸都是困难的。

    秦斯含站起身,向秦墨招了招手:“秦墨,废了他另外的双手双脚,留他一只眼睛,连夜送回秦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