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这个北宋有点怪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117章 我脸盲的

第117章 我脸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看着佘老太君那幅不太满意,想知道答案的神色,陆森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凭心而论,即使现在的杨金花有‘毕方羽衣’在气质和容貌上的加成,依然还是拼不过她的母亲穆大元帅。

    那种过历过风雨的成熟气质,以及常年练武带来的美妙身段,都不是现在还没有完全长大的杨金花,所能媲美的。

    除非杨金花换上赵碧莲的身材,勉强能打一打。

    只是这答案能说出来吗?

    但如果说杨金花漂亮,又有不敬岳母的嫌疑!

    当然,这过错并不在陆森的身上,而是在把问题抛出来的佘老太君身上。

    转过身,陆森看着气色极好,完全不像八十多岁老人的佘太君,微笑道:“老太君,你这是想坑我啊。”

    佘太君眯了下眼睛,像极了狡猾的老狐狸:“呵呵,森儿你这么说话,很让老身心痛啊。平日里白疼你了。”

    陆森过去搀扶着她的手臂,带着她缓缓往边上走:“这就是在坑我啊,有些问题怎么答都是错的。”

    “我知道啊。”佘老太君笑笑:“只是老身都多少岁的人了,有些事情看透了,就无所谓了。其它人觉得大逆不道的话,在我这里,只是轻风细雨罢了。”

    陆森笑笑,不接话。

    有事情东西,长辈他们可以说,但你可不能去做。

    演武场中,母女俩越打越来劲了,手中的兵器对拼完,就各自几乎同时抽出了腰上的软鞭,互相叭叭叭对抽起来。

    软鞭这种偏门武器,使用难度很高,但只要功力足够,技巧够好,其实杀伤力极强。

    鞭子挥动的时候,尾梢很容易超过音速,打出音暴声,如果被那一瞬间的鞭尖打中,可就不是身体外边一道鞭痕的事情,而是内脏都会受到极大的震击伤害。

    所以在没有内气的情况下,用鞭子的高手,最容易打出类似内气透体的效果。

    而有了内气的人练鞭子,那战斗力会极大地提升。

    杨家擅长枪、马、弓三样兵器,而穆桂英则更擅长剑术和鞭术,这是师承自黎山老母那边的绝学。

    特别是鞭术,才是穆桂英最擅长的。

    陆森扶着佘老太君到旁边的石墩处坐下,两人看着场中的母女好一会,然后佘老太君突然问道:“森儿,这世上真有长生不死之术吗?”

    “不知道!”陆森摇头。

    佘老太君很是惊讶:“连你都不知道?”

    “师父月影道人,具体多少寿数,他没有和我说,问也不答。”陆森双手拢在袖口中,语气怅然地缓缓说道:“但我想来,应该是没有的,否则师父也不会想着要飞升。他常说宁在人世间逍遥,也不愿飞升去争斗。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飞升,估计真是在人世间的寿数快到了。”

    听完陆森的话,佘老太君微微抬头,看着不远处还在打斗的两母女,停了许久后,才说道:“桂英师承黎山老母,这事森儿应该清楚吧。”

    “听金花提过一次。”陆森答道。

    “前几天,黎山老母那边派人过来转告桂英,想请你到洛阳骊山去一趟。”

    陆森有些惊讶了,扭头看着佘老太君,问道:“请我过去?不是他们自己过来?”

    佘老太君开心地笑了起来:“黎山老母成名许久,几百年前就有她的传说了,怎么说都得自峙身份,森儿你说是不是这理?”

    毕竟是活了八十多岁的老人,佘老太君对‘黎山老母’这个组织玩的是什么把戏,也略为清楚。

    “道理是这道理,我明白。”陆森点点头:“要是老太君和岳母希望我去,那我去便趟。若是让我自己决定,是不太想去的。”

    佘老太君看着陆森,笑得很开心:“森儿还真是实诚。”

    “都是一家人,实诚点不好吗?”

    佘老太君笑得更开心了:“对,都是一家人,黎山老母是桂英的师傅,也算是你半个师尊,算是亲人,你去看看也好。”

    其实佘老太君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黎山老母那边,不会对陆森不利的。

    “那便去趟吧。”陆森点头。

    “带上金花,那边也希望金花能去学点东西。”

    “好的。”陆森点头把事情答应下来。

    话说到这里,事情都讲透了。

    佘老太君轻轻舒了口气,然后再用揶揄的神色再次问道:“金花这妮子生得越来越像桂英了,森儿觉得吗?”

    陆森轻眯眼睛,视线斜斜地看着佘老太君:“告诉老太君一个秘密。我脸盲的,从来不知道女子长得美不美。”

    哈哈哈哈!老太君笑得极是开心,然后指着陆森骂道:“滑头,不像仙家修行人,倒是像市井无赖。”

    陆森反驳道:“老太君也不像是正经长辈,哪有问小辈这么离谱的问题的?”

    佘老太君嘿嘿笑了两声,似乎清楚陆森的答案了,然后自己晃悠悠就离开了演武场。

    过了不久,场中的母女也打完了,两人浑身冒着热气走过来。

    旁边一直待着的侍女小桃立刻给母女俩人各递上一块毛巾。

    穆桂英擦去头部和颈部的汗水,对着陆森说道:“这灵兽合体不愧法宝之名,变身合体后,金花实力大增,居然能差不多和我打成平手了,就是对敌经验还差些。”

    此时的杨金花已经解除了合体状态,小火鸟趴在她的头顶,显得无精打彩。

    和穆桂英的比斗,实在消耗了小火鸟太多的精力了。

    “再过几年,说不定就能赢过母亲了。”杨金花显得很兴奋。

    陆森此时从系统背包里,把蓝色的史莱姆木雕拿出来,双手递向穆桂英:“岳母,请收下。”

    穆桂英漂亮的桃花眼看了下造型看着相当Q版可爱的史莱姆,再看向陆森:“这是市井传闻中的木雕灵兽?”

    陆森点头。

    “太贵重了,我不能收。”穆桂英摆手。

    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穆桂英的眼睛,还是一定盯着森雕灵兽的。

    但凡武人,没有几个人能拒绝变强,所以就没有资格拒绝这玩意。

    陆森笑道:“汝南郡王已经有了一个,那么您自然也得有一个。否则就有厚此薄彼之嫌。传出去,外人也会笑话。”

    杨金花在旁边劝道:“对啊,娘你就收下呗。”

    穆桂英真的很心动,她美目一直盯着陆森手中的史莱姆,忍不住问道:“这小东西看起来很别致,从未见过,不知是何名。”

    “这是水木之精‘藻兼’。”

    陆森自然不会说这玩意的名字叫史莱姆,因为在北宋此时看来,这名字应该是比较难听的。他便把传说中的某物名头,安在了史莱姆的身上。

    穆桂英有些发愣:“藻兼不是个小小的老翁模样吗?”

    “当然不是,它要与人交谈,自然得变成人的模样,实质上它就长这个样子。”

    “哦。”穆桂英对陆森的话深信不疑:“确实,这模样看起来,更像是草木之精。”

    “请收下。”陆森双手捧着史莱姆,又往前伸了下。

    穆桂英想了会,笑道:“却之不恭,那我就收下了。”

    她接过史莱姆,相当欢喜的翻来复去把玩了会,然后毫不犹豫地从旁边抽了把长剑,在自己左手中指上抹了下,将一点红血涂了过去。

    半会后,天波杨府有光柱冲天,即使白天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很多人驻足观看,等光柱散去后,又继续自己的事情。

    很多人都已经猜得出来,应该是天波杨府某人又契约了灵兽,估计多半是穆大元帅。

    毕竟汝南郡王都有了灵兽,身为大妇杨金花的娘家,当然也应该会有。

    片刻后,光柱消去,穆桂英的脚下,多了一坨蓝色的,圆型的蓝色软体生物,正在蹦蹦跳跳的,极是可爱。

    穆桂英感觉到全身似乎都多了股‘力气’,便知道是灵兽反馈过来的灵力,稍稍感知了一下后,她招呼两人在石墩处坐下,问道:“你们这次过来,也应该是有事情的吧。”

    杨金花作乖巧状不说话,毕竟谈正事的时候,有丈夫在场的话,妻子是不能随便先说话的。

    陆森点点头,说道:“我想组建个自己的班底,也好有些人手可用,否则老是要麻烦赵泰山和展昭,也不太好。”

    “森儿有这想法,我能理解。”穆桂英点头表示认同,她轻拨了下自己耳边的一束乱发到耳后,然后继续说道:“求人终不如求己,以后真有什么麻烦的事情,外人未必能帮得上忙。话说回来,你是要家将,还是要死士?”

    “这有什么说法?”

    穆桂英解释道:“家将就是荣辱与共的亲人,族人。死士就与字面含义,一些可以在关键时刻抛弃的,专门干脏活的活人傀儡。”

    “家将吧。”

    陆森毫不犹豫地作出了选择,以他正常的三观,确实没有办法把人当作工具看待。

    “明智。若你选死士,我可就要骂你几句了。”穆桂英笑道:“这事可以去找老齐,他会作出安排的。”

    “多谢岳母!”陆森拱拱手。

    “一家人客气什么。”穆桂英俯下身子,把蓝色的‘藻兼’抓到自己肩膀上放着:“倒是我要多谢你送的灵兽了。”

    半个时辰后,陆森从天波杨府出来,身边跟了四个汉子,然后又去牙行买了十四个孩童回来,十男四女。

    因为要训练家将的话,从小培养比较好,一来是未来成就上限比较高,二来是对主家容易产生认同感,忠诚度较高。

    回到矮山后,陆森便在院子的‘桉树林’里,给这些人建了几处木屋子,给他们安家。

    等这些人习惯两天后,陆森便制定了一些规矩。

    比如说个人的月例是多少啊,平时的待遇,一些门禁和忌讳啊等等,说完后,便让四个汉子带着十四个孩童去训练了。

    虽然说他们的住处是在院子里,但训练是在外边的。

    毕竟陆森的系统庭园只有十二亩的地,真正要训练出像杨家那些的好手家将出来,地方还是太小。

    况且杨金花的个人演武场也占去了一场不小的地方,再弄个演武场的话,就得拆掉大部分的桉树林,以及小部分的‘花园’了。

    四个汉子带着十四个孩童出了院子,便在矮山的树林里游荡起来,他们这是在找合适的训练场所,然后自己改造。

    不多会,便在山顶处找了个平坦的地方,打量了一阵子后,领头的张永言说道:“都说陆真人大方仁善,果然如此。”

    “是啊。”另一个汉子找了个石块坐下来,说道:“我们四人每人月例两贯钱,这些孩童每月一贯钱。待十六岁成年后,升至和我们一样的两贯铜钱,杨家都没有这么大方。”

    第三个是体形显得比较壮些的中年男子,他看着不远处十四个还显得比较惊慌,甚至处于迷茫状态的孩童:“这些小东西,一贯钱是多大的数,他们估计都还没有明白。”

    第四个汉子淡淡地说道:“走运了呗,无论是他们,还是我们。”

    其它三人都笑了起来,显得极是开心。

    事实上,在这四个壮汉眼里很大数字的一贯钱、两贯钱,对于陆森来说,真不算什么。

    类比一下物价,北宋的一贯钱,大致于相当于现在的4500元左右,两贯钱也就是9000。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数字确实挺大了,一次还得养十六个人,加上得包吃包住,似乎花销不少。

    但问题是,陆森现在是从四品文官,兼天章直阁学士,他一年的俸禄,大约相当于300万人民币多些。

    虽然比起包拯的近千万人民币,有不小的距离,但也算是极高的工资了。

    况且这只是基本工资,其它好几种隐性收入还没有算在内。

    比如说,杨金花的夫人外交,带着水果和蜂蜜出去,总能捎些金锭,宝石,奇珍之类的东西回来,这些只是意思意思的回礼,其实根本比不上果子的价格,毕竟能治疗百病的果子和蜂蜜,市面上是买不到的。

    但积少成多,也是很大一块收入,一年下来,折算成现钱,不会低于陆森的基本‘工资’。

    此外还有每月系统矿洞自动出产的小块黄金,汝南郡王那边给过来的‘分红’等等。

    所以陆森现在根本不愁钱的问题,养十几个家将毫无负担。

    枯叶飞舞,数天过去,转眼深秋。

    组建班底的事情,比陆森想像中的还要顺利,那四个杨家的军汉子,做事很努力,很认真。

    十四个小娃,训练也很刻苦,即使再苦再累,也从来不多叫一声,那股拼命的劲,任何人看了,都会动容和佩服。

    这时候,陆森已收拾好行礼,准备带着杨金花,以及赵碧莲去趟骊山。

    原来他只带杨金花去的,但实在顶不住碧莲一哭二闹三撒娇,只得也带上她了。

    “我们三个都出去了,家里就缺少个作主的。”杨金花趴在陆森胸口,说道:“要不让母亲上来小住一段时间,同时也帮着训练一下那些未来的家将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